谁也不是

平成風俗。

© 平成風俗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先生的眼睛甚是漂亮,然而面对我时,那双眼里只有无垠的荒漠。相比与平素的含情脉脉更像是一潭死水,好似任何事物都无法激起那水中的一丝涟漪。其中既没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,也没有聂鲁达的情话。我想起某次任务后的透支训练,先生对我施用一贯的暴力手段。他冷笑着揪住我的发讥讽我,而后膝骨便狠狠陷入我的腹。霎时间血液蓄满口腔,痛楚啮咬神经,我以一种近似于匍匐的姿态跪坐在肮脏的水泥汀上猛咳,纷飞的红霁绽放在埃土里。我踧踖地站起身来,然后他笑了,模样活像在观赏一只野狗令人发噱的表演。我如殉道者般仰首,去瞧他浸在月光里的侧脸,去望他消瘦而渐行渐远的背影。

 

俨如希腊神像般美丽而冷酷的太宰先生。神明,信仰。我茫然地想,太宰先生就是我的神明呀。可惜我的神明从不屑于正眼瞧我。我的神明甚至不屑于再瞧我一眼,就高傲地离去了。无力感牵痛我的心口,作为万千虔诚而无能教徒中的一员,我开始咀嚼从前读过的苦涩诗句:“我信仰般追随你,你追随死亡。”

 

我不再抑制,我嚎啕大哭。

评论(5)
热度(1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