潇怜。
芥川君绝对中心

平成風俗。

© 平成風俗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黛薇特垂下脸去,维吉尔便就着这昏黯的烛光吻她。七弦琴的乐音戛然而止。那长睫上的水汽――蓦地凝结成灼热的泪滚落了。嘀嗒、嘀嗒。溅起的零星落在维吉尔的掌心,仿佛还裹着他胞妹的肉体的余温,激起一阵阵酥麻来。维吉尔忆起彼时年幼的黛薇特,她总是轻颤着的、青涩脆弱的翅梢,冗繁沉重的窸窸窣窣的裙摆。他的幼妹坐在秋千上,歪着脑袋眨巴泛着雾的眼。那时他便了然,背德的种已茁出嫩芽,而情欲供养它生花。

帷幔下光影交姌,琴弦与黛薇特的金发纠缠。嗅着茉莉香薰,维吉尔徒生了些许醉意。握住阿芙洛狄忒纤细的脚踝,他倾身而上,脸埋向黛薇特的颈窝,像只在撒娇的猫。

痛苦吗?跌到柔软的床榻之上,黛薇特茫然地想。不,我们是夜与巴弗灭的孩子。无所谓背德,爱并没有错,她想,“因为哲理虽智,爱比她更慧;权力虽雄,爱比她更伟。焰火的色彩是爱的双翅,烈火的颜色是爱的躯干。她有着如蜜的口唇,若兰的吐气。”

他们在黑暗中拥抱彼此。哥哥。维吉尔,我的爱人。即便死亡也无法将你我分离。

评论(4)
热度(11)
  1. 潇怜。平成風俗。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