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也不是

平成風俗。

© 平成風俗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爱与战争的时刻

可是,偶尔也会有格外安详的时刻。静穆的夏日,知了不见踪影,荻娅踮着脚、踏过地上的碎玻璃与曲别针,嘎吱嘎吱,行入她的小小箱庭。风扶着帘幕一颤一颤,曦光就落在她绀紫色的眼瞳里。荻娅鼻翼翕动,轻轻地笑了。阳光走过的地方,总是有温柔的希望的味道。

荻娅倚着窗子乜斜磁青的天空上嵌着的小楼,耳畔莺啼绵蛮不知疲倦。她双目渐失了焦,思绪飘向远方。爱是什么呢?黑发的恶魔曾捧着她脸颊亲吻又抛下:爱是伤害。那么,凭空掷来的药瓶是爱,女孩们的侮言是爱,母亲揪着发的厮打是爱。荻娅有些茫然地望着那笼中的鸟,蓦地将它擒来,发了疯地撕扯。筋骨、皮肉、裸露交错的血管,染了红的羽散落一地。这也是爱, 荻娅倏地笑了。是和父亲的殴打一样的、暴虐的爱。鸟在抽搐、在哀啭。她丢下这逐渐失去生息的血淋淋的肉,嘀嗒嘀嗒,泫然泪下。她就是莺,那惹人怜爱的死去的鸟。支离破碎的家是囚笼,她可怜的、“十七岁的火葬场”。

评论(7)
热度(12)
  1. 潇怜。平成風俗。 转载了此文字